莫问网

易经十三经

历史上的‘十三经’是那些了?

三经,儒家的十三部经书,即《易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
、《春秋左传》、《春秋公羊传》、《春秋谷梁传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孟子》。十三经是《易经》、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礼记》、《仪礼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榖梁传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孟子》、《中庸》.

十三经是哪十三经 十三经介绍

《十三经》,南宋形成的十三部儒家经典,为历代儒客文人推崇。分别是《易经》《尚书》《诗经》《周礼》《仪礼》《礼记》《春秋左传》《春秋公羊传》《春秋_梁传》《孝经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尔雅》。
其形成过程为:汉代立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易》、《仪礼》、《春秋》于学官,为五经;唐代加《周礼》、《礼记》,并将《春秋》分为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春秋公羊传》、《春秋谷梁传》,为九经。
至开成年间刻石国子学,又加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为十二经;南宋复增《孟子》,因有十三经之称。1、十三经分别是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榖梁传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。

2、其形成过程为: 汉立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易》、《礼》、《春秋》于学官,为五经。唐加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公羊》、《谷梁》为九经。至开成年间又加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为十二经。到宋又增加《孟子》共十三经。

13经指的是什么

十三经指的是儒家经典,十三经指的是南宋时期形成的十三部儒家经典,分别是别是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榖梁传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。是由汉朝的五经《易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礼》、《春秋》逐渐发展而来的,最终在南宋时期形成。

因为影响深远,对于维护社会的稳定与臣民思想的规范,有很深远的影响,所以被称为十三经。

十三经的内容博大精深,可以说囊括了所有儒家文化的精髓,要想更深层次的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,还是得需要从儒家经典入手。

13经指的是什么 13经指的是啥

1、十三经指的是儒家经典,十三经指的是南宋时期形成的十三部儒家经典,分别是别是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榖梁传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。是由汉朝的五经《易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礼》、《春秋》逐渐发展而来的,最终在南宋时期形成。

2、十三经的形成过程为:汉代立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易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春秋》于学官,为五经;唐代加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,并将《春秋》分为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春秋公羊传》、《春秋谷梁传》,为九经;至开成年间刻石国子学,又加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尔雅》为十二经;南宋复增《孟子》,因有十三经之称。

3、《十三经》的内容极为宽博,就传统观念而言,《易》、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礼》、《春秋》谓之“经”,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谷梁传》属于《春秋经》之“传”,《礼记》、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均为“记”,《尔雅》则是汉代经师的训诂之作。这十三种文献,当以“经”的地位最高,“传”、“记”次之,《尔雅》又次之。

易经四十三卦白话解释

43.1夬:扬于王庭,孚号:“有厉。”告自邑:“不利即戎。”利有攸往。白话夬卦:王庭里正舞蹈作乐。有人呼告:“有敌人来犯。”邑中传来命令:“出击不利,要严阵以待。”筮遇此爻,出外旅行则吉祥。解读夬(guài),卦名。夬,《序卦:“夬者,决也。”扬,《礼记?乐记》:“乐者非谓黄钟、大吕、弦歌、干扬也。”干,兵器,今犹干戈连语。干扬,即以兵器为道具起舞。即所说武舞。孚号, 即呼。戎,武装,这里指军事行动。即戎,犹言投入战斗。利有攸往,李镜池说:“是占行旅,不连上读。”此卦是说当将帅拥兵叛乱之时,君侯应在宫廷之上予以宣扬揭露,并应用诚实的言辞大声号呼,国家和君王有危险。除此之外,还应告诉国人及臣下,不宜于用武力去解决。而且事虽如此,但是还是利于前去解决问题的。此处的“ 利有攸往”,实际上就是“九四”爻辞的“牵羊悔亡”这一办法。43.2《彖》曰:夬,决也。刚决柔也。健而说,决而和。“扬于王庭”,柔乘五刚也。“孚号有厉”,其危乃光也。“告自邑,不利即戎”,所尚乃穷也。“利有攸往”,刚长乃终也。白话《彖辞》说:夬,就是决断的意思。夬卦刚众荏弱,刚能决胜于柔。上卦为兑,兑义为悦;下卦为乾,乾义为健。刚健而又和悦,敢于决断而又能辑穆相处,这是夬卦的品德。“小人被举用于王庭”,这是由于上六阴爻居于全卦阳爻之上。“小人窃位,发号施令,声厉词严”,小人得势,蕴藏着危机,而且是普遍的危机。“邑中传来命令说出击不利”,由于发兵出战,崇尚武力,这是穷困之道。“利有所往”,是说上六之爻,孤悬独立,阳刚之爻再增进一步,则全卦纯阳,意味着小人消退,君子得势。解读夬卦下乾上泽,泽为水,乾为天,天上有水。水可润万物,但水如过多则溃决,危及众生,故不可使其过盛,必“夬”之。夬在十二消息卦中属三月,“是月也,生气方盛,阳气发泄,勿者毕出,萌者尽达”(《礼记·月令》)。卦中五阳一阴,阳盛阴衰,五阳共“夬”一阴。然阴凌驾于众阳之上,又切近“九五”之尊,犹小人当道,决之还有一定的难度。《说文》:“夬,分决也”,即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决定,分别处理。卦辞提出的办法:一是“扬于王庭”,即将小人的罪行公布于朝廷之上,使之无地自容,让众人认清他的真面貌;二是“孚号有厉”,诚信地发布号令,告诫人们要远离小人,戒备危险;三是“告自邑”,自邑中发布一道政令,让天下人都知晓;四是“不利即戎”,就是说,解决这类矛盾不用动武,要按客观规律办事,以诚信制之。43.3《象》曰:泽上于天,夬。君子以施禄及下,居德则忌。白话《象辞》说:本卦上卦为兑,兑为泽;下卦为乾,乾为天,可见泽水上涨,浇灌大地,是夬卦的卦象。君子观此卦象,从而泽惠下施,不敢居功自傲,并以此为忌。43.4初九:壮于前趾,往,不胜为咎。《象》曰:不胜而往,咎也。白话初九:脚趾受伤,仍然继续前进,将由于脚力不胜而遭致灾难。《象辞》说:脚力不胜而继续行进,将遭灾难。解读壮,借为戕,即伤。“初九”阳刚居下,“壮于前趾”,有欲进之势。但上无所应,在“夬”之始就要前往,不但没有必胜的把握还会惹来灾祸,故诫之“往不胜为咎”。“往不胜”这是必然,因“初九”位居卑下,势单力薄,有轻敌思想。43.5九二:惕号,莫夜有戎,勿恤。《象》曰:有戎勿恤,得中道也。白话九二:恐惧地惊叫,夜间有敌来犯,但不足为患。《象辞》说:有敌来犯,不足为患,由于九二之爻居下卦中位,像人得中正之道。解读惕号,惊碍。莫,古暮字。戎,这里指兵戎之灾。恤,担忧。“九二”居下乾之中为“夬”之主。以阳刚之质处中居柔,有能进善守之象,“惕号”即时刻保持警惕,“莫夜有戎”是说要时刻提防小人暗箭之伤,这样则“勿恤”。43.6九三:壮于頄,有凶。君子夬夬独行,遇雨若濡,有愠,无咎。《象》曰:君子夬夬,终无咎也。白话九三:颧骨受伤,这是凶象。君子匆匆忙忙地独个儿行路,碰上了雨,全身淋湿了,令人很不快,但没有灾难。《象辞》说:君子匆匆忙忙地独个儿行路,但最后没有灾难。解读壮,借为戕。頄(qiú求),颧骨。夬夬,借为趹趹,急定貌。濡,湿。愠,恼怒。“九三”阳刚处乾卦之上,在五阳之中独与“上六”之阴相应。“壮于頄,有凶”是说他的阳刚之气只表现在脸上,表面上怒气冲冲,而不真正去“夬”,则有凶险。爻辞诫之应该是“君子夬夬”即果断地与“上六”断绝关系。“独行遇雨,若濡有愠”,“独行”指“九三”脱离众阳而单独与“上六”私交,得到了“上六”的润泽。“遇雨”、“若濡”,看来俩人感情还不错,因此招至“有愠”,受到旁人的讥笑、谩骂;尽管如此,如果他能“夬夬”,还是“无咎”的。这里用了两个“夬”,是说要坚定不移地与小人决裂,不要同流合污,这样误会是会消除的。43.7九四:臀无肤,其行次且。牵羊悔亡,闻言不信。《象》曰:其行次且,位不当也。闻言不信,聪不明也。白话九四:臀部受伤,走起路来踉踉跄跄。牵羊上路,悔恨丢失了羊儿,这是由于对别人的告诫不相信。《象辞》说:行路艰难,由于九四阳爻而居阴位,像人处境不利。对于别人的告诫不相信,说明听觉虽好,但不明事理。解读次且,借为趑趄。马融说:“却行不前也。”“九四”以阳居阴失其位,在“夬”之时众阳皆进,而其“臀无肤”,欲居而不能安;不安则要行,“其行次且”,因失其刚性,行而又不能进,故而有悔。爻辞诫之“牵羊悔亡”,你跟在大家后面一起去“夬”就行了。“九四”切近“九五”之尊,这里的“羊”指“九五”。而“悔亡”的关健是“闻言不信”,即不要听别人怎么说,自己要有主张;而要做到这一点,对“九四”来说还是很难的!43.8九五:苋陆夬夬中行,无咎。《象》曰:中行无咎,中未光也。白话九五:细角山羊在道路中间蹦蹦跳跳,筮遇此爻无灾难。《象辞》说:行中正之道,仅称无灾难,大概是没有将中行之道推广施行。解读苋,王夫之《周易稗疏》:“苋字当从*,而不从艸,音胡官切。山羊细角者也。”《说文》苋部:“山羊细角者,从兔足。”陆,借为踛,跳而跑。中行,道路中间。中行无咎:《象辞》解“中行”为行中,犹言行中正之道,与经意有异。光,借为广。“九五”阳刚居尊位,为“夬”之主,但比近“上六”之阴;“上六”在兑卦,有取悦于下之意并有欺凌之势,像马齿苋那样多浆汁而惑人。可“九五”刚正,“苋陆夬夬”,能像折马齿苋那样来决断。“中行无咎”是说处理这类事情不要过急,更不能采取暴力行动,这也就是卦辞所说的“不利即戎”。43.9上六:无号,终有凶。《象》曰:无号之凶,终不可长也。白话上六:狗在哭叫,预兆着终将有凶险之事。《象辞》说:国无号令,其势必遭凶险,说明国运衰微,终不可保。解读无号,高亨说:“无,当作犬,形似而误。号,哭号。古时侯人以犬号为恶兆。《器子?兼爱》下篇:‘昔者三苗大乱,犬哭于市。’是其例。故爻辞言:‘犬号,终有凶。’”《象辞》以为无号即无号令,与经意有别。“上六”阴居卦之极,犹君子得时,小人失势,为众阳所“夬”之。“无号,终有凶”,无须哭号,小人最终是要被“夬”去的。历朝历代都有小人当道之事。小人当道,祸国殃民,当然是统治者考虑要解决的问题。在商灭亡后,箕子说:“无偏无党,王道荡荡,无党无偏,王道平平”(《尚书·洪范》),只有清除小人,统治政权才能得到巩固。《易经》作者总结了历史的教训,在夬卦中阐明了清除小人的做法。卦中五阳一阴,小人在上,众阳共决之。夬的办法就是卦辞中所提出来的四条原则,总的来说是按内部矛盾处理,采取“中行”措施,不使用武力。但清除小人不是轻而易举之事,初九“往不胜”,没有胜利的把握;九二“惕号”,时刻保持警惕;九四“臀无肤”,只有“牵羊”。而“九三”和“九五”与小人有些暧昧关系,三独与“上六”相应,有“遇雨若濡”之象;五亲比于“上六”,受其甜言蜜语之惑,故爻辞戒之“夬夬”,即清除小人要痛下决心,绝不留情。《易经》作者就是这样步步设辞,多角度地阐明清除小人应采取的政策、措施和应有的态度。四十三卦,夬卦。《象辞》说:《夬卦》的卦象是乾下兑上,为湖水蒸发上天,即将化为雨倾注而下之表象,以此象征决断。君子从中得一启迪:应该自觉地向下层民众广施恩德,否则如果高高在上,不施恩德,就会遭到忌恨。

《易经》第十三卦 同人:(天火同人卦)

经否磨难结同人,

天火亲和德为公。

宽阔向野莫于宗,

以类辨物君子贞。
《易经.系卦传》说:物不可以终否,故受之以同人。任何一个事情,不可能永远是闭塞不通的,正如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 合久必分。闭塞时间久了,就会天下大同。人类的文明就是通过战争,闭塞,恢复,准备下一次战争这种循环成长起来的。人类历史上战争不断,整个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战争史。战争是文明发展的主要推手,战争是人类历史前进的巨大动力。战争也是自然法则优胜劣汰的一个过程。

所以经过战争,闭塞过后,百废待兴。来之不易的和平促使人们积极建设家园。人们开始懂得团结的力量,所以否卦之后就是同人卦。
《象》曰:天与火,同人。君子以类族辨物。
象辞说:上卦乾为天,下卦离为火,这便是同人卦的卦象。君子从此卦中受到启示,以不同种类分辨事物,求同存异,团结众人以立业功成。

同人意味着奋斗和合作,强调与人建立信任关系。同人卦阐释了和同的原则,应当破除一家私见,重视大同,不计较小异,本着大公无私的精神,以道义为基础,于异中求同,积极地广泛与人和同。

与人交往,放大格局。一定要胸怀磊落,大公至正。视野要宽阔,善于借鸡下蛋,能和文化背景不同的人合作,有化敌为友干大事的气度。

彖曰: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。

展开全文